打造广州文化收藏新名片——走马迪士普音响博物馆

迷上收藏


萌生建立博物馆的念头
以往,这些收藏的宝贝大多会陈列于王恒先生的办公室和家中,但日积月累的庞大数量,场地已不敷使用,加上接待的很多客户和政府工作人员时,他都会向大家介绍这些古董音响,他发现大家都非常感兴趣,但绝大部分客人都不太了解近代世界音响发展过程中的这段历史,更从未见过这类古董音响藏品。于是,王恒先生萌生了在工厂园区打造一座博物馆,更好地保存和分享这些见证人类文明发展的藏品,让更多的人了解近代世界音响发展史。王恒先生经过多方考察学习,仔细研究博物馆的筹建、运营管理等方面大量的资料后,决定斥巨资修建迪士普音响博物馆。

博物馆是人类文明的窗口、是人类文明历史的缩影、是人们了解历史文化、启迪心智的教育场所、是一种特殊的旅游资源。

迪士普音响博物馆建设历时两年,于2015年12月建成。坐落在环境优美、花园式的迪士普科技园内,拥有2700平方米展区面积,是国内首个以声频系统发展为主题的博物馆,开创了声频行业主题博物馆的先河。馆内不仅陈列了音响的发展历史、第一次工业革命时期的代表作品、古代机械打字机、古代机械计算机、古代缝纫机、日本明治维新时期的工业品、广彩广绣在内的十三行工艺品、电话机发展史、照相机发展史、电影机发展史,明清家具,从新石器时代到民国时期的中国古代陶瓷等5000多件藏品,而且将一座最具代表中国古建筑典型特色的徽派祠堂整个收藏,完整地移植到博物馆内。不仅如此,王恒董事长还用高科技的理念布置了一个智慧平台体验中心,古人的智慧与现代科技,完美演绎未来科技发展的新思路。这里收藏这横跨东与西、纵越千百年的经典时代回忆,西观欧美,展示了工业革命以来各时代的科技代表作品:音响、电话、钢琴、相机等一应俱全;东眺日本,这里有明治维新以后西学东渐的深刻印记,漆器、雕刻、浮世绘等琳琅满目。纵览中国,这里有陶器纵越春秋与秦汉,这里的瓷器绵延两宋与明清,还有古色古香的雕镂家具、广州十三行贸易的艺术作品等,诉说着我国劳动人民的灵慧巧思。

 

当我们来到迪士普音响博物馆,音响古物未见却被眼前的建筑所震撼了,在高挑的厂房内,竟然屹立着一座名为“贪德堂”的徽派古祠堂,王恒先生说这是一座比美国女巫小镇的中国安徽建筑荫余堂历史更悠久的徽派木建筑。当中国很多地方都在大拆大建的时候,却有美国人耗时7年,斥资1亿元,搬走了一座差点被拆的中国老宅。1997年春天,荫余堂开始进行拆除搬迁工作,光是拆除就耗时4个月,拆下来的部件包括2735个木构件、972块石片和当时屋内摆放的生活、装饰用品,甚至连同鱼池、天井、院墙、地基、 门口铺设的石路板和小院子也拆了下来。在拆卸荫余堂的过程中,人们不仅发现了黄家主人上世纪20年代在上海经商时与家里的通信,也找到屋主的日记、杂记等各种文物。工人还在地板夹缝、墙角等处发现清朝末年女人的发簪和贴有邮票的信封,在当今的国际古董市场,这些文物都价值不菲。荫余堂拆下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装了满满19个集装箱。1997年11月荫余堂拆散装船,1998年的中国农历新年抵达美国。在随后的5年筹备期间,中美两国的文物专家和博物馆特意从安徽聘请能工巧匠,对荫余堂各个部件进行测量、登记,将损坏腐烂的木质部件按原样重新打造。

酷爱古物的王恒先生也萌生了同样的想法,并且与他的博物馆计划有机地结合起来。王恒先生说:“10多年前,当地扩建马路,一座古木建筑属于拆迁范围,一名广州老板通过合法途径买下该建筑,整个建筑拆卸后从安徽运回广州。”受荫余堂的启发后,也在规划在自己的工厂园区内复原这座古建筑。王恒先生说:“此徽派建筑是清乾隆时代木结构祠堂,已经有三百年历史,整个建筑物都是木结构,里面没有使用一根钉子,全部靠木头镶嵌而成。而复原的工作也严格遵循古法,依然没用一根钉子。百年木祠堂拆的时候非常小心,木结构祠堂就像一个积木盒子一样,工人一件一件慢慢拆。就这样,木柱、石柱、壁画等,拆下的结构共装了6个集装箱,共重约100吨,全部由工人打包装车运回广州。然而当年购买者找不到合适的地方重建,加上广州潮湿天气也让木建筑容易腐烂,种种原因令这座木建筑在仓库存放了长达10年之久。后来,我知道这个消息后,从购买者中把它接手过来,酝酿重建。”

木结构祠堂为三进格局,高度为10多米,长度37米,宽度14米。该木结构祠堂占地四百平方米左右,有68根柱子。在木结构祠堂正中,供奉着万世师表:孔子。在该木结构祠堂柱子上,王恒先生将以往收藏的10多幅古对联、牌匾考究地装点上,让木结构祠堂更加古色古香、唯美。最后,王恒先生将该祠堂命名为“贪德堂”,但请注意,贪字的书写少了一点,而德字却多了一点,寓意源于迪士普的经营理念“贪少一点,德多一点”。
“贪德堂”既是迪士普音响博物馆不可或缺的文化展示部分,同时在祠堂内也陈列展示了王恒先生的部分古董收藏品。而“贪德堂”周边二层,则重点以历史发展为主题陈列的音响博物馆,拥有藏品1000多件,包括日内瓦钟表匠发明的八音盒、爱迪生发明的留声机、钢丝录音机、再到后来的收音机等音响历史展品,具时间轴和代表性地展示了音响的发展历程。

王恒先生的收藏博古论今,从100万年前的猛犸象牙化石、新石器时代、每个朝代的陶器到近代的牌匾都有涉猎

展厅中廊陈列了一架曾荣获过1855年巴黎世界工农业和艺术博览会(世博会前身)金奖的法国“Henri Henrz”钢琴,采用象牙制作的琴键,是古钢琴和现代钢琴交汇时期的产物。此琴诞生的年代,击弦机的结构已经较之前的Harpsichord羽管键琴有了大幅的改进,并且安装了两踏板,具有了现代钢琴丰富的表现力。19世纪初,法国人Sebastian Erard塞巴斯蒂安·埃拉尔开始在琴架上使用金属支撑杆,从而改善了以往纯木制造钢琴,容易变形走音的稳定性问题。到了1822年,埃拉尔又迈出最重要的一步,在钢琴中使用了双重擒纵装置,这使得演奏家能够迅速地连续演奏同一个音,表现更富技巧性的乐曲,因此埃拉尔被誉为“现代钢琴之父”。1825年,美国人Alpheus Babcock巴布科克为了增加弦的张力,以铸铁弦框取代了以往的木质弦框,钢琴的音量得到进一步的加大。之所以会收藏这款特殊时期的钢琴,王恒先生的理念是,“比如说要听100多年前肖邦原汁原味的音乐,只能用他那个时代的钢琴才能找到最地道的感觉。但是这么老的琴无可非议存在老化的问题,即使请来广州交响乐团最好的调音师来调音,结果不久又会变形走音。

世界音响发展史的缩影

惟妙惟肖的八音盒

 

留声机——音响发展的重要一环

在留声机展区,近200件形态各异、造型古朴而造工扎实的展品让人如进入时光隧道回到曾经灯红酒绿的那个年代,从大大小小的喇叭中传出如梦境般的歌声,轻易就让人。王恒先生说:“最初的留声机声音效果很差,噪音大、频响窄,速度不准确,不过还是能够分辨出男女声音来,已经是人类史上一次伟大的发明。迪士普博物馆收藏有确切纪年的最早的一台留声机是1890年,其实馆内收藏的留声机大都是1890年左右,也就是爱迪生发明第一台留声机后的十余年,已经较原型作了很多改进。从八音盒的产生到爱迪生创造电声技术之后的100多年里,从圆筒方式进入圆盘唱片,到电气式唱盘的登场,再进入LP唱片,从单音进入立体声,然后进入今天的数字音频技术,唱片每隔25年就有一次大的技术革新。”

迪士普音响博物馆内见证人类科学、工业发展的航海仪器、打字机、缝纫机展区

前两次工业革命为世界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其对音响发展的作用举足轻重,第二次工业革命从机械时代进入电子时代,中心也从欧洲转移到了美国,所以收藏八音盒要去欧洲,而留声机(包括电子管、自动乐器等)则要去美国。王恒先生表示:“通过收藏音响产品,我看到了世界历史发展过程,而音响产品在中国的普及比较缓慢,我们应该正视这段历史,认识并研究它。”

这是另一座镇馆之宝,一款大型电动全自动的演奏机,在以往是用在公共场合作付费娱乐之用的

两款立式钢琴,见证了乐器之王进入家庭的历程

博物馆整个二层展区,还包括收音机展区、早期组合音响展区、照相/摄影机展区等等,还特别展示了众多历史国产音响品牌,包括收音机、电唱机、收录机、电视机等等。博物馆建成后,只要时间允许,王恒先生一定会亲自为前来参观的观众讲解,他说:“博物馆本设有专门的接待小组,但是我希望每位从迪士普音响博物馆走出去的客人,不光能学到知识,还能够从前人的智慧中体会到人类的工业文明发展历史,也更加热爱我们自己的世界,这也是我能为社会做的一点点贡献”。对于王恒来说,这个博物馆是他十几年来收藏古董心路历程的写照,同时也是迪士普企业的灵魂所在。

令人啧啧称奇的是,就在这七八十台录音机中间,藏着两部上世纪50年代间谍用过的钢丝录音机,里面有电子管,手表是话筒穿在上面,作偷听用,它可以吸附在房屋的玻璃窗上,偷听屋内的声音,同时还可以即时录音。王恒董事长说:“两部都是德国生产的,应该算是最早的。”

打造广州收藏文化新名片

不仅如此,在博物馆建成后王恒先生还与广州大学签约,将迪士普音响博物馆向广州大学开放,免费做音响科普教育基地,让学生了解音响发展历史,研究古人智慧结晶,探索音响未来发展之路,更是将博物馆开放为免费的广州市科普教育基地,为社会、为广州留下有价值的记忆。迪士普音响博物馆除十三行精品典藏区外,设有八音盒、留声机、唱片机、录音机、收音机等28个展区,充分展现音响的发展历程,是人类了解世界音响启航、中国音响走向世界的历史窗口,亦是广州旅游必不可少的好去处!

博物馆内处处陈列着各式令人称奇的产品 

通草画与广绣,让人感叹粤人的巧夺天工

广州十三行博物馆与迪士普音响博物馆的渊源

2013年4月13日,广州市政府为建设十三行博物馆,特向海内外征集与十三行有关的实物、图片和史料。王恒先生得知此事后毫不犹豫的将自己收藏的,包括广彩瓷器、玉器制品、象牙制品、广绣、优质原木家具、银器、铜器等1500多件十三行文物无偿捐献给了正在筹建的十三行历史博物馆。消息传开后,各路媒体蜂拥而至,面对纷至沓来的赞誉,王恒先生却平静地说:“我把它们捐出来,就是想让更多的人了解十三行时期的历史和文化,只为了纪念和追溯这段属于我们广州人的辉煌历史,历史应该被敬畏,我们广州人自己创造的辉煌历史更应该被敬畏,这些文物本就该属于十三行,属于广州,我只是尽了一个广州人该尽的义务。”

 

馆藏的瓷器、丝绸、家具、通草画、扇、象牙工艺等,很多都是十三行贸易时期外销国外的好东西,外国人通过这些商品很深刻地了解十三行、了解广东、了解中国。当然,这里也收藏了不少日本明治维新时期后的工艺品,见证了近代日本工艺发展历程